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5% 如何影响海内外投资格局?

发布日期:2023-10-30 10:31    点击次数:185

  作者: 周艾琳

  10月20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继续刷新16年纪录,一度突破5%大关,而短端的2年期却高位回落至5.2%以下,两者利差接近零值水平,收益率曲线倒挂程度有明显的缓解。

  美国收益率曲线长端近期的跳升引发全球关注。早在今年5月,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创43年来最长纪录(即2年远高于10年收益率),持续超过220个交易日,倒挂幅度创下了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之最,而这种倒挂通常会被视作经济衰退的预兆。如今,倒挂的消除是否意味着衰退担忧也随之消除?长端收益率的狂飙又将如何影响投资格局?

  “这对经济有着实际影响,最终影响着美国每个人。”Bankrate.com的高级经济分析师马克·汉默克说道,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引发了连锁反应,它是抵押贷款、学生贷款、汽车贷款等贷款等利率的基准,它的攀升将传递到所有利率,抬高付息成本。同时,投资人通过购买美债就能获得高收益率,也将影响其他风险资产的吸引力,美国无风险利率的高企将无法避免地导致资金从中国等新兴市场回流。

  美债长端收益率狂飙

  目前,各界对于长债收益率的飙升有几种解释——美国经济强于预期,衰退预期暴跌,导致收益率曲线倒挂消除;长债发行放量,美联储缩表,供需失衡导致长债收益率攀升。更令人担忧的是,“赤字—举债—高额利息—赤字恶化“的恶性循环似乎很难停下,这可能导致投资者对长期国债要求更高的收益率补偿。

  具体来看,近期美国的经济数据确实大超预期。例如,美国上周19.8万的初请失业金人数创9个月最低水平,劳动力市场依旧强劲。数据公布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公开讲话中一方面提到了将谨慎行事(呼应11月不加息的预期),另一方面继续暗示未来加息的可能性(近期经济数据火热)。

  PIMCO(品浩)董事总经理兼经济学家 Tiffany Wilding对记者表示,“近期一连串强劲的数据促使我们将第三季度实际GDP增长率预期上调至5%,而第二季度为2.1%。这一快速增长彰显了美国经济(包括劳动力市场)的强劲势头,同时也强化了政策制定者在应对持续通胀的过程中为经济降温所面临的挑战。”

  尽管众多观点认为美国消费者在疫情期间积累的超额储蓄耗尽,这将打击消费和经济,但 Tiffany Wilding对记者称,要预测这些超额储蓄何时耗尽,仍具有挑战性,再加上消费者在财富大幅增加的情况下可能会举债,消费增长的高位可能会被延长。

  另外,债券的供给量确实再放大。第一财经此前就报道,在6月暂停债务上限后的4个月内,美国国债规模增加了1万多亿美元,总规模达到历史新高33万亿美元。而在未来12个月内预计将有约7.6万亿美元的低利率债务到期,届时财政部将不可避免地继续发行天量债券。

  富兰克林邓普顿首席策略师Stephen Dover则认为,近期长端债券收益率的飙升主要是因为期限溢价(term premium)的攀升。他表示,美联储确实在缩表(债市的一个重要购买力量逐渐退出),且世界各地的政府积累了巨额赤字,需要更多债券发行。他推断,最近债券收益率飙升的时机难以仅从供需角度解释,结论是收益率上升背后的原因主要是期限溢价。

  长短收益率牵一发动全身

  根据纽约联储的一个测算,将实际中性利率和通胀预期从名义国债收益率中减去,就得到了期限溢价,数据显示期限溢价今年7月以来明显攀升,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7月第三周的3.75%上升到最近的5%附近。上升的期限溢价驱动了最近债券收益率的飙升,也代表了投资者要求的额外收益,以承担持有长期债券相对于短期债券的风险,并对所有借款人(家庭、企业和政府)施加更高的成本。事实上,如果期限溢价的飙升得以维持,它可能对经济扩张以及股票和信贷市场造成严重打击。

  例如,传统的30年期美国固定利率抵押贷款利率约为7.3%,创自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与新冠疫情期间的低点(接近4%)相比,一名美国人在美国325000美元的抵押贷款上将会多支付近10000美元的年度利息。

  根据房利美的数据,30年期固定利率抵押贷款的平均利率已经上升到8%。对于那些计划购房的人来说,这确实是个坏消息;同时,学生贷款可能会变得更昂贵,国债收益率与学生贷款之间也存在相关性。数据显示,2023~2024学年新申请联邦直接学生贷款的本科生目前要支付5.5%的利率,高于2022~2023学年的4.99%和2021~2022学年的3.73%;此外,根据Bankrate的数据,五年期新车贷款的平均利率目前为7.62%,创16年以来最高。“现在,更多的消费者面临着他们可能无法承受的每月还款额。只有很少的人能够承担每月800到1000美元的汽车贷款。”汉默克说。

  因此,即使目前美国经济看似强劲,但随着融资环境的收紧不断向实体经济传导,安联投资全球固定收益投资总监Franck Dixmier近期也对第一财经表示,不能排除美国在2024年面临衰退周期,届时可能通胀会有所缓和,因而对美联储而言可能会有更多调整政策的空间(降息)。但就目前而言,美联储还很难逆转政策收紧。

  全球风险资产持续承压

  目前,全球充斥着“买10年或30年期美国国债并躺平”的讨论,此时风险资产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美国股市上周四、上周五都大幅下行,上周四恐慌指数VIX自5月以来首次突破21,纳斯达克100指数上周五继续大跌近1.5%,当前标普500的收益率已经低于美债收益率,导致美股的吸引力进一步降低。权重股表现不佳亦拖累指数,特斯拉由于财报不佳重挫9.3%。

  “市场情绪偏负面导致美国三大股指近期都面临下行压力,但纳指在14500点附近还是存在一些潜在的支撑,这是下半年的低点和上升趋势线的重合区域,也是多头最后的防线。若能守住则有望延续震荡收敛走势。”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erry Chen告诉记者。

  未来一周,美国科技巨头将发布财报,五大科技巨头目前在纳斯达克 100指数中的权重超过36%。鉴于其显著的权重及主导地位,它们在本财报季的表现将对整体市场造成巨大影响。

  同时,新兴市场风险资产近期明显承压,恒指逼近17000点,而上证综指在上周跌破3000点大关。10月19日,北向资金净流出117.04亿元,为近阶段流出量最大的交易日之一。本月以来北向资金净流出371.9亿元。

  摩根士丹利基金方面日前对记者表示,近期市场最大的拖累项来自于北向资金的流出,这与美联储加息、中美收益率倒挂幅度加深、投资者信心有待修复等因素有关。不过,近期中国经济数据有所改善,后续则有待观察需求能否持续复苏,“但至少是进入筑底阶段,这与8月之前数据持续下行显然不同。在经济企稳、政策不断推出的背景下,中期角度而言,投资者情绪指数有望回升,A股市场的估值当前具备较高的性价比。”

现在送您60元福利红包,直接提现不套路~~~快来参与活动吧!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周唯